希爾 Austin Bradford Hill (1897 ~ 1991)

A.B. Hill 不僅是一位著名的英國公共衛生學家,同時也是自學有成的統計學家,他雖非統計或數理相關科系畢業,但透過自學及請教其他統計學家,他在統計方面的造詣及貢獻堪稱與同時代的傑出統計學者並駕齊驅,他最重要的貢獻是,將統計與試驗設計方法,帶入醫學及公共衛生研究領域中並發揚光大,尤其在證明吸菸與肺癌的關係上,他與Richard Doll 攜手合作,發表一系列重要的研究報告,對於吸菸可能導致肺癌這懸宕已久的重大爭議提供了有力的證據。

A.B. Hill 的一生充滿傳奇,他在中學期間曾決定往醫學方面發展,但碰巧遇上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在1916年中斷學業進入軍隊服役,他被分派到英國皇家海軍空戰單位,接受完訓練後就被派往希臘執行任務,1917年當他仍在服役之時,卻染上肺結核(當時是不治之症),他因而被送回英國家中等待蒙主恩召。然而他畢竟身負未竟的事業,老天特別為他開了一扇門,在經過人工的氣胸手術後,他的病情受到控制並逐漸痊癒。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A.B. Hill 再次思考他的未來,他決定改念經濟學並進入倫敦大學經濟系就讀,在學期間因身體狀況仍未完全恢復,他大都只能在病床上度過,最後竟在僅參加過兩次經濟學考試之下,以第二名的優秀成績取得經濟學士學位。

即使 A.B. Hill 喜歡經濟學,他卻不想以此為生,在友人Greenwood 的幫助之下,他在醫學研究學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找到一份工作,內容是研究為何英國某些地區,15到30歲居民有較高死亡率。而他的研究結果是以Excess郡為例,造成某些地區高死亡率的原因是選擇性遷居,因為適合工作的居民會遷往都市居住,而身體條件較差的則留下。在這段工作期間他有機會到倫敦大學接觸一些統計相關的學士課程,藉而拓展了他統計方面的知識。同時他認識了在倫敦大學任教的卡爾‧皮爾生,影響所及,不僅啟發他對統計方法背後,精妙的數學理論的興趣,更多的是皮爾生對統計的理想、哲學以及熱情。

直到1939年為止,A.B. Hill與Greenwood一同在醫學研究學會的工業健康委員會工作,並同時在倫敦衛生及熱帶醫學學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從事公共衛生及統計方面的研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A.B. Hill 再次擔起保家衛國的重責大任,不過這次他負責研究轟炸對都市居民所造成的影響,在戰爭後期還進入空軍醫療委員會。戰爭結束後A.B. Hill回到他原本的工作崗位,並於1946年成功取代Greenwood原本的職位:在醫學研究學會的統計研究單位擔任領導人。另外他也一直擔任倫敦衛生及熱帶醫學學院的醫學統計教授,並曾在1955到1957擔任系主任。在1961年本著他的信念:「不該在晚年還繼續研究及教學」而辭去了工作。

誠如友人Richard Doll等人所述:在過去的50來,A.B. Hill對醫學研究的影響更勝於多位諾貝爾生物醫學獎得主。A.B. Hill 不僅有出色的研究成果,他甚至僅憑一人之力,就成功說服英國醫學界,按照費雪的實驗設計原理,進行研究。總歸來說,他有三項重要的貢獻,其一是他於1937年發表在著名的醫療期刊柳葉刀(Lancet)上的一系列醫學統計論文,這些論文被重新編入醫學統計原理(Principles of Medical Statistics)一書,其二是他提出的一些研究方針關於如何遵循適當試驗設計及研究方法,以獲得有效的資料,進而用來確認病因及病症之間的因果關係。其三則是將隨機處理的方法導入醫學試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