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開台灣流行病學研究風氣 梁賡義 院士 (1951~)

梁賡義擔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公共衛生學院生物統計所教授時,創造出GEE(Generalized Estimating Equations)方法,而這個方法至今仍為生物醫學研究學者常用的統計方法。他在1987年及1990年時分別獲得American Statistical Association's Snedecor Award與American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s Spiegelman Award的殊榮。於2002年獲選中研院第廿四屆生命科學組院士。梁賡義對於台灣公共衛生及流行病學觀念的推動有著重大的貢獻,致力於國內首座公共衛生學院-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生物統計組,以及國衛院生物統計與生物資訊研究組的創立。當公共衛生學院正式成立後,梁賡義更跨刀擔任客座教授達一年時間,期間一口氣開了三門碩、博士班課程,努力為培育台灣的生物統計人才盡一分心力。

1979年,梁賡義於University of Washington(華盛頓大學)在生物統計大師Norm Breslow的指導下攻讀生物統計學博士。就讀博士班期間,曾到學校附近的Veteran Hospital(榮民醫院)擔任研究助理,協助榮民醫院進行數項糖尿病有關計畫的統計分析。在醫院工作期間,梁賡義體會到不論是新藥開發或是疾病療法的更新,都需要生物統計這項重要工具協助。從臨床研究上所蒐集到的各種數據資料,必須也要有專業的統計人才設計出最適合、最有效的統計方法,並分析出各項數據結果。這樣才是最完整的研究,這樣的研究結果才能對病人提供最切身的幫助。「我這輩子第一次發現,原來「統計」不單單是印在書本上的知識,如果運用得當,統計還能對人類健康做出最直接的貢獻!」梁賡義很高興自己的研究能為社會帶來實際幫助,也決定繼續朝研究邁進。

1982年,梁賡義申請進入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公共衛生學院生物統計系擔任助理教授。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後,梁賡義除了教書外同時也開始進行GEE(Generalized Estimating Equations,廣義估計公式)的設計。設計GEE初期並不是很順利,遭遇到許多問題。這時候梁賡義發現系上另一位教授Scott Zeger所擅長的部分正是梁賡義所缺乏的,而Scott Zeger缺乏的也正好是梁賡義所擅長的,自此梁賡義和Scott Zeger共同進行研究。1985年,兩人一同到英國倫敦國際知名的學術重地Imperial College進行學術參訪 (leave with pay),梁賡義在Imperial College跟隨著名的英國統計學大師 Cox學習。這一趟英國之旅,讓他受益匪淺。不久之後在GEE研究出現重大突破,前後分別在知名的學術期刊Biometrika與Biometrics發表GEE理論方面及其應用方面的論文。雖然GEE是梁賡義和Scott Zeger共同研究的成果,但是兩人不爭排名,論文發表決議由兩人輪流掛名。目前GEE理論廣泛應用在精神分裂和糖尿病等重大疾病,而Merck(默克藥廠)和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等重大機構,邀請梁賡義和Scott Zeger兩人進行GEE專題課程演講。

梁賡義提到美國許多大型研究計畫,均由統計人才擔任共同主持人,廠商申請臨床試驗時,多數資料也需經過生物統計的專家簽名背書。因此統計人才勢必和各領域研究者做充分溝通,才能設計出最有效的統計方法,合作與溝通是統計人才必備的能力,就如同他與Scott Zeger的合作關係一樣。梁賡義也安排讓博士班學生擔任醫院或醫學中心的研究助理或基礎統計的課堂助教。「鼓勵學生走出自己的領域,才能增加他們溝通與合作的能力!」